????晨尘了解韩杨的性格,他不愿意多说的事情,尽量不要强行追问,不过此时好不容易取得韩杨的原谅,她不舍得韩杨就这样离开。

????有些弱弱的问道:“非要现在离开吗?

????明天再走可以吗?”

????韩杨看了她一眼,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:“事情很紧急,耽搁一分,繁星就有一分危险,我必须尽快过去,等我回来再好好陪你吧!”

????晨尘听罢也只好点了点头:“好吧!你一定要小心,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

????“嗯!放心吧!”

????韩杨笑道,随后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,转身下了车。

????看着他的身影,晨尘放下车窗叫了一声:“韩杨……”“怎么了?”

????韩杨回头问道。

????晨尘欲言又止,最后摆了摆手:“没事,回来再说吧!”

????韩杨笑了笑:“好!”

????说完之后不再耽搁,急忙大步离去,不远处他的车子正在等候。

????晨尘一直注视着韩杨的车子离开,才缓缓启动自己的车子离去。

????……而此时此刻韩杨的车上,他掏出了电话,动作麻利的给冷追发了一条短信。

????很快后者回了三个字“没问题!”

????韩杨见罢似乎如释重负,嘴角含笑,将手机揣了起来。

????“与晨尘和好了?”

????这时云星伸过脑袋问道。

????韩杨看了他一眼,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关你屁事?”

????“额……”云星碰了一鼻子灰,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。

????不过他似乎有些不死心的说道:“我跟你说啊韩杨,你不要太过分了,晨尘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比谁都清楚,她绝不会跟那个狗比文秀发生任何事情的,但是你要是这么晾着人家,可就说不准了,有句话说得好,没有挖不倒的墙角,那个文秀趁你不在可是大献殷勤,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腻歪在晨尘的身边。”

????“要不是晨尘嫂子对你心心念念的,换成一般的姑娘早就被这似水柔情融化了。”

????坐在前排的韩杨闻言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笑容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操心点正事,没用的别跟着瞎掺和,这次去福利那州,别给我填倒忙就行。”

????云星看了一眼身边的空气,嘴角抽了抽:“我填倒忙?

????呵呵!怎么去一趟浮山,你还不知道我啥实力了?”

????韩杨微微一笑:“不,是你不知道我啥实力了。”

????云星闻言眉毛一挑,感觉韩杨这话大有深意啊!然而接下来无论他怎么问,韩杨都只是笑笑不语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????就这样一路来到了约好的地点,韩杨和云星以及看不见的小雪拿着几个箱子登上了前往x国的黑船。

????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旅途。

????上了船,韩杨支付了价格高昂的船票为他们争取了一个舒服的休息环境。

????云星和小雪上了船就钻到自己的屋子里甜蜜去了,在他们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来这次旅程的目的,更没有认识到即将面临的危险。

????只有韩杨自己内心充满了不容乐观的情绪,他跟那些怪物打过交道,深知它们有多么的可怕,而且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,他很难想象老哥将s病毒又提升到了什么程度。

????此时此刻,他站在船头,眉宇间透露着一丝丝凝重。

????碧海蓝天,无风无浪,本是心旷神怡,却让他没有任何欣赏的心情。

????“老板,天太亮,还是进船吧!”

????船长在后面招呼道。

????韩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点了点头,转身走进了船舱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????进屋之后的韩杨,也没有继续多想,这段时间他非常的疲倦,难得有这么个休息的时间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????而他不知道的是,此时此刻在b国,浮山脚下的一个小饭馆内,五六个男子正在包间里吃的热火朝天,时不时的哄笑声传扬开来,让外面的客人忍不住蹙眉,脸上多是不满之色。

????但终究是没有人进去打扰,因为他们都知道那里面喝酒吃饭的是什么人。

????没多久包厢的门被推开,一个扎着短小辫子的男人走了出来,赤着身体,露出整背的纹身,他的步伐有些晃荡,一身的酒气,嬉笑着走向了卫生间。

????方便之后,他转身准备走向洗手的地方,突然间感觉脚下软软的似乎有什么东西。

????“嗯?”

????男子低头看去,发现不知何时门口多了一些沙子,自己的脚正是踩在这些沙子上才感觉到那种柔软。

????“奇怪,刚才进来好像没有吧?”

????男子嘀咕了一声,也没有多想,迈步走了过去。

????却在这时那地面上被他踩踏过的沙子诡异的漂浮了起来,拉成了一条线,缓缓的飞向男子。

????正在低头洗脸的男子对此一无所知,那沙子很快就落在了他的身体上,男子似乎终于有了感觉,身手在背后挠了挠。

????但这时一股刺痛感传来,他将手拿回来一看五个指甲里全都是血,甚至还带着一些肉丝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他吓了一跳,酒醒了七分。

????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什么,忽然感觉整个身体发痒,他忍不住又挠了挠,结果又挠下一些血肉。

????他惊惧的同时,发现挠了一下居然不起作用,不仅完全没有止痒,反而越来越痒了,而且那种痒仿佛从血肉中传来,没多久深入骨髓。

????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痒,好痒啊!”

????男子痛苦的叫道,伸手拼命的在身体上抓挠起来。

????可是他发现越挠越痒,根本无法止痒,那种感觉极为的难受和痛苦。

????而越是这般他越是无法控制的继续挠,拼命的挠,用力全力的去挠。

????一种火辣辣的痛感随之而来,他的皮肤被他挠破,鲜血溢出,有的地方甚至深深的挠进了血肉里,依然无法止痒。

????“好痒……好痒啊……救命……我好难受。”

????男子实在控制不住了,跌跌撞撞的爬出洗手间,向着那个包间里冲去。

????“啊……痒!!痒啊!救命啊!好痒啊!”

????他一边跑一边发出无法抑制的痛苦叫声。

????顿时引起了其他客人以及服务人员的注意,纷纷向他看去。

????这一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吓的差点做着地上。

????因为男子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,皮肤上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,甚至有的地方还带着肉丝。

????而男子仿佛不知道疼一样,仍在拼命的抓挠,那样子恨不得把自己撕碎,掏进骨髓里一般。

????“先生,您怎么了?

????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????服务人员仗着胆子跑过去问道。

????结果被男子一把抓住了双手,他满脸是血,神色狰狞的看着服务员叫道:“痒啊!很痒很痒啊!我受不了了,太痛苦了,你救救我,救救我啊!”

????他的样子仿佛疯了,一双眼睛通红,死死的抓着服务员的手不松开。

????服务员都被吓傻了,她连忙叫道:“先生,请您放手,您哪里不舒服我可以送你去医院?”

????“啊!我痒,我痒啊!救命啊!快送我去见医生啊!”

????男子痛苦万分的叫道。

????这时他伸出双手,在服务员震惊的目光下抓向了自己的双眼。

????“啊!”

????在一声声痛苦的叫声下,他生生将自己的两只眼睛挖了出来。

????“啊……”服务员吓的发出尖锐的叫声,飞快的往后退。

????这时整个屋子的所有客人终于感觉了不对,纷纷跑了过来,帮忙控制男子的双手。

????也有人选择报警和联系一院。

????然而就在众人合力将男子刚刚按在地上的时候。

????身后的包间里,传来一片凄厉的惨叫声,那声音仿佛在承受着无穷无尽的折磨,让人心胆具寒。

????众人忍不住回头看去,只见包房的门被推开,五六个男人满地打滚,双手拼命的撕挠着自己的身体,模样更加凄惨,整个房间里到处都是鲜血。

????碎肉沾满了地面,那是被他们自己生生挠下来的,有的地方甚至挠出了森森白骨,可是依然不肯停下来,一边惨叫着一边继续挠,很快双眼,嘴巴,耳朵,肚子都被他们自己挠破,有一个人甚至把自己的肠子都掏了出来。

????所有人都看的头皮发麻,无法动弹,那完全是吓的,整个场面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,惨绝人寰。

????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反正是救护车没等赶来的时候,这些人全部咽了气,活生生把自己挠死,完全看不出了人样。

????很难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被折磨致死,这让那些围观的人感觉背脊发凉,惊恐欲绝。

????而在所有人都在无尽诧异这些人到底经历了什么的时候。

????一条被鲜血染红的沙线,顺着窗缝慢慢地流出了房间,然后贴着墙壁一路蔓延向了远处的一个拐角,在那里有着一个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人手上,然后那女人深深看了一眼饭馆的窗户。

????“妹妹,侮辱你的男人,我已经让他们经历了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,希望能够告慰你的在天之灵。”

????说话间她已经消失不见,只在墙上留下了一条鲜红的痕迹。

????而她再出现的时候,是附近的一家商铺的电脑旁,飞快的调出了这家商铺的监控。

????没多久,她停了下来,电脑上屏幕也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????那个画面是,韩杨和服部芽子在一条不起眼的胡同街道里,偷走了一辆吉姆尼!!
视频:海基会董事不满陈水扁“终统”辞职
虚假诉讼规避“摇号购车”
记者报道天价烟被停职续:报社称其未到现场采访
莫言获约750万元诺贝尔奖金免征个税
美国打脸蔡英文,两岸政策莫任性
西安一工地发生脚手架坍塌事故已致5人死亡
菲议员建议菲在南海问题寻求联合国帮助
许云昭辞去湖南副省长职务
菲总统被指南海问题上狗急跳墙 充当美马前卒
甘肃省庆阳陇南定西三市选出新一届市长
社科院俞金尧建议设智力补偿费遏制科研腐败
视频:地方两院负责人首次全程旁听全国人代会
血友病得治,“人”有病也得治
美公司首次低成本发射卫星 挑战国际发射市场
视频:云南昭通盐津县地震造成百余人伤亡
菲退役军官称可能仍将继续赴黄岩岛行程
福建检察院副检察长建议打击收买被拐卖妇女者
王琳:“法律顾问”,不只是政府需要
视频:江西九江发生5.7级地震
肖华:别以损失看待高速节假日免费改革